Being Gay In Deeply Conservative China | Foreign Correspondent

这是一艘与众不同的邮轮 我们差一点就没能赶上…… 接下来一周 我们将和其他800名乘客一起 上一节有关中国性取向问题的课程 活动进行到最后 会呈现大批民众追求自己权益的情景 九对同性伴侣将要结婚 他们将挑战法律 中国传统 还有一些人不得不和自己的家庭做抗争 在这些父母中 有些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者 我们甚至都不确定是否能最终离港 一周以来 情况一直扑朔迷离 组织者们一直在担心中国官方会阻止这场活动 最近 他们在全国范围关停了同性恋者维权会议和研讨会 但这场活动注定会成为规模最大的活动之一 在这次旅程中 我们将认识那些冒着风险为我们讲述自己故事的人们 段荣丰和他的伴侣李涛是这次航行的一对重要策划人 娴娴和甜甜 二人都是中国2000万桩形式婚姻的亲历者 Jessie天生是个女孩 但现在他以男性身份生活 父母们也在挣扎着接受他们的孩子作为同性恋者的事实 在这个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社会中 这场航行的策划者是段荣丰 我们初次和他的见面是在上海市中心 他正在为此次活动做最后的准备 这座城市中的同性恋者往往都是富裕且受过教育的人士 段成功经营着一个广告中介 他是一名杰出的活动者 段荣丰和李涛已经在一起13年了 他们最初是在网上认识的 在段荣丰和李涛偷偷地住在一起10年之后 他们最终把真相告诉了双方父母 两年前 他们不得不通过旅行前往美国结婚 在中国 婚姻依然被定义为一男一女之间的结合 直到1997年 同性性行为才被无罪化 作为一对同性伴侣

段荣丰和李李涛无法获得 保险、医保、养老抚恤金、共同拥有房屋或领养子女 他们希望这趟航行和集体婚礼 能帮助一个不愿直面这一议题的社会 开启一次关于同性恋的对话 这趟航行从上海出发毫不令人意外 这是中国最国际化的城市 中国七千万男同性恋者和女同性恋者中的 许多人都生活在这座城市 这座城市相当包容 (同性恋)在这里更容易隐藏自己的身份 然而在不同的省份有着完全不同的故事 在城市精英聚集的中心以外 中国依然是一个深度保守的社会 在这里 遵符社会风俗相当重要 跨越社会规范需要勇气的 娴娴和甜甜生活在连云港 一个座落于中国东部省份北边的城市 这两位女孩已公开地以伴侣的身份生活在一起 尽管她们的家人表示反对 现在,她们想要结婚 她们在段荣丰和李涛的航行活动中报了名 纵使这份婚姻在中国并不合法 但这对情侣把它视为获得更广泛接纳的第一步 在中国的许多地区 人们依然坚信同性恋是一种可以被治愈的疾病 电击疗法仍旧是一种常用于治疗同性恋者的方法…… 尽管中国官方在三年前宣布这种疗法是非法的 这种污名和 在家庭中关于未婚和无后的羞辱 导致许多同性恋者选择了形式婚姻 据信,中国有两千万夫妻以形式婚姻的方式生活着 娴娴和甜甜各有一段形式婚姻 她们分别和一名男同性恋者结婚 因此她们能偷偷地维持他们的亲密关系 甜甜说,她也无法维持这种骗局…… 那并不是真实的她…… 那段(形式)婚姻仅在一年后告吹 她们最终都出柜了……

但她们的父母仍然拒绝接受她们真实的样子 段荣丰和李涛——这对来自上海的情侣 亦经历过以悲剧收场的虚假婚姻 起航的日子终于来临了 但是官员们正企图阻止这艘游轮离开上海 他们称之为不道德的行为 数月的计划面临风险 所以,他们决定 承担风险 这艘游轮比原定的时间提早出发 因为陆上的官员就该怎么处理这一问题产生了争执 第二天早晨 Jessie和他的父母已为这一天准备就绪 Jessie是此次航行的官方摄影师 他在出生时是一个女孩 但现在他确认自己是一个男人 他的父母感觉这件事很难应对 Jessie的家庭来自江西 一个在中国十分保守的地区 他的父母一直以为此行的目的仅仅是一次全家度假 第一天是专门让父母们分享他们的故事的 成功爸爸是一位来自中国北方的钢铁工人 黄妈妈和她的女儿第一次分享她们的故事

黄妈妈是一位来自河南的农民妻子 那是中国最贫困的省份之一 她没有上过学 所以她无法阅读或写字 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她的村庄 这四个小时对Jessie的父母来说很难面对 当日稍晚时分 他们参与了一次心理咨询 段荣丰为这个小组牵头 他得到了李涛妈妈和另 一名父亲的帮助 这位父亲自愿作此番航行的心理咨询师 在这次心里咨询的最后

似乎Jessie的父母对这件事(的心态)放开了一些 随着这艘游轮驶入东海 即将步入婚礼的情侣们在不同的房间准备就绪 娴娴即将步入自己的第二段婚姻 然而这一次 她将要和自己心爱的女人结婚 而不是假扮着嫁给一个男人 我们已经抵达了国际海域 在警方的控制范围以外 这九对情侣终于可以结婚了 他们(她们)的婚姻并不具备法律地位 但对段荣丰来说 他们就是一份强有力的声明 这艘邮轮在第二天抵达了日本 娴娴和甜甜开始思考未来 (想)打破另一个禁忌 Jessie还未能等到那一刻的到来

他的父母也没有 但他感觉到了改变的发生 段荣丰对中国在十年内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充满乐观 但这一切的发生 需要公众对这件事的态度发生很大的转变